地下铁
日期:2018-01-20    点击量:

几米的漫画《地下铁》,大家选它作为《阅读疗法》小组读物。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是很遥远的、所谓的“青春”。

 

 

 

“天使在地下铁路口跟我说再见的那一年,我渐渐看不见了十五岁生日的秋天早晨。”

天使,是谁呢?是那个试图让我转变成为外向性格的人?是那个让我觉得亲切善良渴望结交为朋友的人?还是那个让我觉得干净高洁想要远远观望的人?我不知道。

不过,我知道,天使当是我曾经或者至今都在仰视着的你。现在,我们终究还是分离了。甚至,不曾说过再见,因为不知道能不能再见、要不要再见。那以后的日子里,努力学着忘记,过去与你的点点滴滴,因为无以为恃,我知道一定要忘记那种感觉,依赖你的感觉。我一度觉得自己真的忘记了,如果不是偶尔,关于你的记忆碎片,悠哉悠哉地在梦里晃荡。

“我习惯独处与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地游走。”

幻想,不得不说,这也是人类寻找快乐的一种方式,而且是一种简单易行的方式。

我曾经无数次在人群中,找寻与你相似的背影。并不看脸庞,只看背影。然后追随她的步伐,沉默地走。幻想其实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幻想我们是相跟在一起的,只是你走在前面,只是你没有回头。

直到“你”走进了某一幢楼,我便转身,沉默地走回宿舍。我一度很迷恋这个游戏,我一度想要对你讲述这个游戏。后来终于没有讲,害怕你说我精神病,一如当初你说我同性恋。

“我想起马戏团里的大象,一只接一只缓缓地前进。它们沉重的步伐,让我稍稍感到安心。”

我未曾见到缓慢的步伐,每个人都很忙,或者,他们只是不喜欢花费时间在路上。因为曾经遇到一位同龄人,他说,他最不喜欢做的事便是花时间在路上、在车上。他说没有意义。但还好,我还能继续我的缓慢的步伐,它可使我安心,使我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使我触知阳光的温度。

有时候,我也会不安,为着逐渐丰满的理想。过去我常常因此而不知所措,而现在,我想要踮起脚尖,抬起手臂,为够到理想做出努力。

“仰望蓝天的感觉我已不复记忆,云彩的变化依旧让人痴迷吗?”

有那么一个时刻,忽然记起,小时候挥舞“金箍棒”,然后躺在小院里看西边天空的云彩、彩云,想象未来的时光。

才知道,那时候所谓的未来的现在,是多么多么地辜负了曾经的那个憧憬未来的自己。

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在路上,走在同样未来的成为过去的自己的英雄的路上。

“有时候,我觉得已走到世界的尽头。”

有时候,我觉得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尽管我仅仅只是走过了除家乡和这里以外的三三两两的零碎的地方。仿佛都是一样的颜色,仿佛都是一样的味道。有人说,身体与灵魂须有一个在路上。但我希望,灵魂先于身体上路。因为有灵魂,风景才能成为风景。

有时候,我觉得可以望得见生命的尽头。生活变得索然无味,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没有了深恶痛绝,也没有什袭而藏。这就是所谓的包容吧。但我知道,这世界只有包容是不够的,它还需要勇气和正义。

“在这个城市里,我不断地迷路。不断地坐错车,并一再下错车。”

世界很大,路很遥远,我们难免迷路。不要羡慕他人的准确无误,因为我们正走在“准确无误”的成长路上;或者,有一天他人也会迷路,毕竟,世界这么大。迷路很正常,迷途知返依然珍贵。

“总在跌跌撞撞之后才仿佛明白,很多事情是不能强求的。”

就像我们无法强求被自己珍视的人珍视,被自己铭记的人铭记,被自己尊敬的人鼓励,被自己牵挂的人牵挂……

就像我们无法强求时光不前行,生命不老去,不逝去。

我们甚至无法强求自己,改变自己的观念、情感和情绪。

“昨日的悲伤,我已遗忘。可以遗忘的,都不再重要了。这一站是终点?还是另一个起点?”

忘记过去,忘记悲伤。如果忘不掉,也要努力去忘掉。因为还有未来的路有待踏足,为什么要积攒悲伤呢?是谁说,“假如你不够快乐,也不要把眉头深锁。人生本来短暂,为什么还要栽培苦涩?”

“我总是忘记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一直陪伴着我。”

我总是想对你说声谢谢。或许是因为以前说的不够多,或者不够真诚,或者是你没往心里去。

你知道吗?每一句谢谢都代表一次“再见”和一声“珍重”。(文/公共卫生学院 阎聪侠)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81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