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半掩惹春色
日期:2018-01-19    点击量:

当我穿着保暖不胜甸里的风吹打时,我知道秋天应该把接力棒传给冬天了。

打开手机日历,不禁让我惊呼立冬已过了两天的时间了。此时不禁想到雪莱的诗句“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众所周知,春色宜人在初春仲春暮春三季,时变而景发,各具特色可以说妙不可言、毋庸置疑。到冬天真的是煎熬吗?你是否知道初冬的景色更是让人目瞪口呆。经过秋风的打点,扫去了夏天的冗杂,也扫去了秋天的琐碎,只剩下了干净与干练,这种别具一格的美,即使半掩着也惹的春色羞愧不已。

 

 

 

唐太宗李世民写道,“疾风知劲草”,甸里的风确实很大,在大风的磨练中留取下的是劲草,更是具有一种坚韧的美。那丝丝脉纹清晰可见,虽已立冬,但清晨那点点露珠在虽已枯败的叶片上愈发剔透,竟让我无言以对。这就是初冬的景,在绿与灰的枝叶间的美,端起相机留下了那灰叶的晶珠。

当我为美景四处拍照时,一个小调皮来到了我的照片上,,那是一只小蜜蜂!寻着便找到了一丛花,那长长的花瓣伸长来去是在彰显它对冬天的态度?三四成群的小蜜蜂,在这个季节是谁又怂恿它们来采蜜的?不懂,也许是它们与夏天的约定吧!那一丛美丽的花被周围一丛丛开着火红叶子的植物包裹着,俯看下去,那轻的叶火红火红的像是一群腾空飞起的轻盈翩飞的蝶,在丛中飞动。向前走了几步,走到湖畔,伸手插进水里。脚踩着硬的石,手抚着冷的水,身前还有倒映下来的美的芦苇。低头探去,透过桥与湖面之间的间隙,对面白光泛起,粼粼可爱。不禁羡慕身在其中的芦苇滋润其中,怪不得那雪白的“冠”那么可爱。周边的垂柳也是秀出一缕长发,尽可能在湖面上倒映出自己的美。当你鸟瞰这个环校湖的时候,我敢说,它就像是一个华丽的玉镯,周边嵌着白的绿的珠。遗失这个玉镯的贵妇一定很着急吧。

看着飞的蝶、流动的水、垂的柳、摇动的芦苇出神时,被悠长的笛声惊醒。眺望过去,一个人在湖畔的木台上练习,连续反复,冬天依旧不辍。不远处的白鹅引吭高歌是在为吹笛人助兴吗?不禁觉得有趣来,甸里的风依旧很大,在哀嚎的风中,笛声、鹅叫声中静静的伫立着,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也许是初冬景色的干练造成的吧,没有过于繁复,那冷的风总是使我清醒。春天总是来的晚,她自己也是想多欣赏一下初冬带来的美景吧!

就这样端起相机对着那吹笛人和引吭高歌的鹅拍了几张照片,我走了回去,在初冬中向我粲然的花、流动的水坚韧的草和那依旧为我腾飞的枝叶。哦!还有那吹笛人,引吭高歌的鹅,还有这初冬为我留下的一瞬的时光,我还要求什么呢?

她们在物质上为初冬增了色,在精神上照样为初冬添了彩,即使半掩着,也是比过了春色,惹得她羞愧不已吧!

我又为这美景与不辍的吹笛人拍了几张照片,就这样离开了。(文/冶金与能源学院 王登云)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1215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