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色很美
日期:2018-01-19    点击量:

正月里,我们如约而至又回到这教室,外面还很冷。放眼教室外的杨柏、梧桐仍是光秃秃的,偶尔树干上落几只鸦雀,乱叫几声便又飞走。还有四个月就要高考了。

“小征,走,跟我到外面走走!教室太闷了!”一只手从我的身后伸出来,拍打着我的肩膀。我知道他一定是又有心事了,无处排解才来找到了我。

“不去,不去!这么冷的天,你自个去跟那些老鸟玩去吧!”我尽管知道他心里有事,但是我仍不愿跟他一块出去。他能有什么事,不就还是他暗恋学霸络那点事吗?

“跟我走吧,一包奥利奥!”他诱惑我说道。“两包!”我对他不满地说。“成交!”就这样,我被两包奥利奥收买了。

下了楼,一只乌鸦真的就站在头顶的梧桐树上,要不是它叫了几声飞走,在这夜里真的很难发现。

他自顾自地走在前面,并未注意到头顶的那只乌鸦,他回过头来:“小征,你走快点!”我知道他要开始跟我谈心了。

“最近寒络咳嗽得厉害,我提醒了她好多次,她就是不听,还狡辩等到这月底回家才买药。为了学习,她总不能一直咳下去吧!”眼前的这个人嘴里带着关心吐出来的却是抱怨。

“去哪?”我高雅的转头问他。“去医务室!”他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夜太黑,可惜我却看不清。

“不,会迟到的,我不去!我从上高中开始就没有违过纪,不能打破我的优良记录!”我趁势退了几步。

“再加两包奥利奥!再说了,回去了你碰到老师就说去医务室了,他还能不让你治病不成!”我将信将疑的跟上了他的步伐。到了医务室,人很多,大多都是咳嗽来拿药的,我俩站在队伍的后面。“完了,真的要迟到了!”看看仍在队伍里的他,我说,“不行我要走了,我怂!”他拉着我的衣服,眼神里露出一丝凶狠,我乖乖的回到队里。

终于轮到我了,这时他却从人群里走开并将我一推,还同时给了我一个眼色。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竟然完成了这么多动作且用一个眼神来告诉我——演病人!

“同学,你怎么了?”大夫瞪着我问道。“咳咳,大夫,我咳嗽。”“咳嗽,有痰吗?”大夫又问道。“呃……有。”“多长时间了?”“大约五天了吧!”“给这药按说明书吃啊!”大夫低头小声说道,“咋还有装病的啊?”“多少钱啊?”“三十。”“好。”我真的服了我自己刚才的即兴表演。

离开医务室,月亮不知从哪里露了出来,而且还很圆。

“今天是正月十四。”他看着天空说。“嗯,我迟到了!”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班门口,不巧班主任正好在!我看看他,他毫不在意扬长而去。

“魏小征,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班主任带着熊熊的怒气走了过来。全班都抬起头来看我,唯有寒络没有。

“我……我去医务室了,买药,咳嗽。”“买个药用这么长时间,迟到了十五分钟!别回去了在这站着,十分钟后再回去。”“哦。”

我站在教室外的走廊,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的月亮,依旧很圆。月亮照得外面很亮,我清楚的看到外面那棵树上有一只乌鸦。这时他又走了过来,可是我忽略了他。我一直在看月亮,明天就是元宵节了。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前面就是学霸络,她仍然在低头学习,不时传出来几声咳嗽声。

他鬼影不散,又走了过来。“你既然都把药买了,就给她啊,我来帮你叫她!”话说完,学霸络转过头来。“呃……呃。”我支支吾吾。“有事吗?”她又咳嗽了。“你都病成这样了,也不知道买药,我大发慈悲,给。”我递给她药,“按说明书吃啊。”“不用,我没事,回家再买药。”“说啥呢!回家再买药你不得成肺痨了啊,我都买了你就拿了吧!”“好吧,多少钱啊?”看得出来她很犹豫。“什么钱不钱的,咱俩谁跟谁啊!”“不行,多少钱?”她继续追问。“就十块钱,给不给吧。”

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了药,转过头去,她终于不学习了,开始看说明书。“有热水吗?”我说。“呃……喝完了。”她尴尬的笑着。

我示意让她把水杯递给我,她很听话,便递了过来,我给她倒了半杯。

“小心烫,倒多了凉的慢,这是最后一节课,记得吃了药再回去。”她点点头笑笑:“谢谢。”

“魏小征,你是不是不想学习了,给我出来!”班主任的声音从后门传来,唉!又被抓到了。

结果班主任以我打扰学霸学习为由,令我站到下课。我站在后门,看到她吃了药。

第二天,我到超市买了四包奥利奥,高兴的吃了。

那天晚上,有一个浪子大冷天的绕着教学楼走了好几圈,有一个疯子去医务室装病,有一个傻子两次被老师罚站。

有些故事是两个人的,那就珍惜吧。

有些故事是一个人的,那就遗忘吧。(文/信息工程学院海洋技术专业2班 魏子淇)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1215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