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外随笔(八)(九)
日期:2018-01-12    点击量:

(八)

——读爱因斯坦《我是怎样创立相对论的?》一文有感

天才就是不停的思索。从怀疑并否定地球相对于以太运动的理论开始,爱因斯坦的思维就像一条湍急的河流,一刻不停地流动着。在创建了狭义相对论,提出了两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基本原理(相对性和光速不变原理)后,爱因斯坦并未停滞不前,他的思维之河继续向前流动,终于在8年之后,创立了广义相对论,为相对论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然而,他仍不停步,思维之河继续流动,流向宇宙学,流向统一场论……

天才就是在奇险处求索。天才与庸才的区别,就在于不循规蹈矩,拾人牙慧,敢于并乐于在科学的奇绝险要处上下求索,独辟蹊径。19世纪末,由经典力学、热力学和统计力学、电磁学为三大理论支柱的经典物理大厦已经建成,且有深固不摇之势,以致当时许多物理学家都认为,今后在物理学方面,已没有多少事情要做了。然而,就在人们陶醉之时,在经典物理学晴朗的天空上却飘来两朵乌云:以太飘移实验的零结果和黑体辐射中的“紫外灾难”。对此,大多数人不以为然。而爱因斯坦却敏锐地感到,这两朵乌云将为经典物理学带来一场暴风雨。他跳出经典物理学的窠臼,在一个全新的物理领域攀援绝壁,探赜索隐,终于发现了物理学的新大陆!

一个伟大的天才就这样诞生了。

奥秘在于,一是要不停的思索,二是要在奇险处思索。“不停”说得是韧性;“奇险”指得是高度。二者互为前提,不可或缺。小桥流水,雕虫之乐,成不了大气候;而琼楼玉宇,恐不胜寒,也不会有大的造就。

攻必择险,举务摧坚!在科学事业中,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科学的桂冠永远高悬在险峰绝壁上,它属于不畏艰险,勇于攀登,虽九死其犹未悔的人!

(九)

做学问者,探究事物内部活动规律是也。此当不言自明。然而如何才能做得学问,则难以一语破的。或曰需要广博扎实的学问根底,或曰需要和谐良好的社会环境,或曰需要机遇,或曰需要才情。都对。和做任何事情一样,做学问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然而,吾人以为,做学问更需要的是一种九死未悔的献身精神。舍此,小学问可做,而大学问则是断不能做出的。当居里夫妇在极其艰苦的工作环境中,从成吨的沥青中提炼镭时,那岂止是在提炼镭,那分明是在提炼一种伟大的精神啊!若无此种精神,镭何有之!丁肇中先生在谈到科学研究工作时说:“兴趣是最大的动力。有了兴趣,觉得我非做这件事情不可,认定这是自己一辈子最重要的事,为了做好这件事,其余的东西都可以放在次要的位置。唯有如此,做科学研究才会有所成就。”认定自己一辈子应该做得最重要的事,并倾其毕生精力去做,这就无怪乎先生能够将诺贝尔奖收入囊中了。因此我想,每一个做学问的人,是否应该想一下,你最大的兴趣是什么?你找到了一辈子最重要的事了吗?你是否愿为做成此事而奋斗一生?

这可不是小问题啊!(文/任火,系出版管理中心原主任)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1015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