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01-11    点击量:

 

/研究生学院 陈婧婧

 

尘土 它该在什么地方

无所谓 哪里都是流浪

都一样 谁又比谁坚强

算了吧 谁又比谁大方

随风飘荡又能怎么样

沙就要该有它的模样

总是害怕会看不到天亮

人们总是随意践踏  让它四处逃亡

所以它总是躲在夜里 怎么会有光芒

天空暗下 它开始独自舐舔着伤

流浪吧 流浪吧 哪里会有一座它的房

随风吧 随风吧 怎能让灵魂无处安放

 

尘土 它该是什么模样

没关系 谁又比谁肮脏

别再问 它想做一匹狼

但也许 它只需一面墙

如果它变成一块甜糖

那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人们可以随意摒弃  那无谓的悲伤

如果你表现的不在意 或许它会投降

努力的笑 总要吸引别人的目光

放纵吧 放纵吧 它不能总躲在礁石旁

这样吧 这样吧 反正啊它总会被遗忘

 

如果有一天它想要远航

请给它一道温暖的阳光

它自己有一个破布行囊

流浪 流浪 远方 远方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101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