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外随笔(五)
日期:2018-01-10    点击量:

 

编外随笔(五)

/任火

 

(五)

想起了曹孟德“毁书”。《三国演义》第六十回上说,西川别驾张松因不满川主刘璋暗弱,想投靠曹操。可惜曹操嫌他相貌丑陋,未以上宾相待。张松不满,对曹操多有贬义。杨修为了保全曹操的面子,以曹著《孟德新书》炫耀于张松。岂料张松能过目成诵,看完后硬说此书为战国时无名氏所作,是曹操“盗窃以为己能”,并说此书蜀中三尺小童也能背诵,说着便从头至尾背诵一遍,竟一字不差!这下,把曹操给弄糊涂了,心想:“莫非古人与我暗合?”“令扯其书烧之。”这本记录着曹操多年征战心得的呕心之作,就这样付之一炬,使我们失去了一部宝贵的兵书。惜哉!

文章千古事,最忌与他人雷同,诚所谓是此一个而非彼一个。若与他人相似,则与鹦鹉学舌无二。古今圣贤豪杰,皆为特立独行之士。他们性喜创造而耻于因袭,为达到光辉的顶点,宁愿在崎岖的山路上攀援摸索备尝艰辛,也不在平坦的大道上拾人余唾亦步亦趋。因此,在生命的苍穹中便有了属于他们的一爿天地,在历史的荒漠上便留下了属于他们的一行足迹。曹公有志,虽误失了《孟德新书》,却留下了不朽名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又想起了郑板桥的“自烧”说。针对历史上滥出书的现象,郑板桥指出:“自汉以来,求书著书,汲汲每若不可及。魏、晋而下,迄于唐、宋,著书者数千百家。其间风云月露之辞,悖理伤道之作,不可胜数,常恨不得始皇而烧之。而抑又不然,此等书不必始皇烧,彼将自烧也。”

文化册籍,汗牛充栋,然自烧者多矣!何也?究其缘由,“风云月露之辞”因其浅薄而为人不屑,“悖理伤道之作”因其狰狞而为人所恶,其被烧自在情理之中。然余更以为,在自烧者中,恐以沽名钓誉平庸无奇者为众。盖古今名篇,恢宏博大,光华四射,无不是著者精气的聚结。他们以社稷为怀,计天下利,求万世名,终与天地长存。而那些以著述为敲门砖者,急功近利,率尔操觚,粗制滥造,敷衍成篇,内无精华之气,外无壮美之貌,焉能流传久远?此等货色,不待他焚必自烧!

念及此,愿天下著述者慎思、慎行!(作者系出版管理中心原主任)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91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