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气质
日期:2018-01-09    点击量:

 

诗词气质

/护理与康复学院 田晓盼

 

一首诗,一段词。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便在这其中流转激荡,成就千年文化气质。曾经,文人们用诗词为九州大地润色,铸造每个朝代特有的气质。时至今日,信手拈来一首诗词,便惹来世人羡慕的叹息。读诗,品词,一世清韵。

诗经中有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比兴的背后承载着无数女子对爱情的痴心向往。“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流水汩汩,却承载不住这千年积淀的相思之情。红尘纷繁,倾情想念,一纸相思只为谁?诗经里的爱,干净清练,氤氲迷醉!

婉约之处断人肠。只是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便引来无数人心底的轻颤、世间的共鸣——初见美好,再见怕已是沧海桑田。这似乎是人世包括你和我难逃的法则,一切归于一句“人心易变”。如今这世间又有几人担得起一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呢?品读诗词,审视当下人生。

豪迈之处奋人心。太白笑吟:“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东坡高歌:“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和婉约不同,豪迈总是这般直击灵魂,摄人心魂。宏伟篇章在匠心的笔下巨幅扑漫开来,一朵浪花溅在上面便是一场雄伟的、不可一世的惊涛骇浪。

人生难免遭遇挫折,诗词里亦有着人生的达观,正如《江城子》中的“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如今,当我们跌倒在荆棘丛中,对生活怨声载道时,何不面对生活的惊涛骇浪坦然一声“又何妨”呢?诗词给予了我们绝处逢生的希望,读诗,而后我们会发现,在狂风暴雨之后,我们依旧可以有“坐看云起时”的从容与淡雅;山重水复后,我们依然可以寻到一处“柳暗花明”。

长剑在诗词的唐风里铮铮作响,玉箫在诗词的宋韵里隐隐鸣唱。舞时翩若惊鸿,静时姣姣处子。一池水渊,半帘月影,诗词气质如是而已!

万物如诗,气质姣姣,就如同《月下独酌》中所言:“时间潜入季节深处,一枝山花,一缕清香,倩影摇曳孤寂,在山涧久久萦绕。一轮明月,一抹斜影,天地间徘徊的倒影,诉说不尽惆怅。一壶浊酒,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脚步凌乱了,人要酩酊大醉。”

显然,自然之气质无关乎景色是否是落花流水,明月皎洁?倘若慧心自持、洁身自好,那么日出、月升、花开……都有诗意;慧心颖丽,那么夕阳、月影、落花……又何尝不具琳琅气息呢!

我相信,有诗词的校园必定别有一番气质。大学里,春天,花开枝头,鸟语花香,是温馨的气质;夏天,艳阳高照,枝繁叶茂,是壮阔的气质;秋天,蓝天清风,云卷云舒,是惬意的气质;冬天,雪落青石,星月相随,是静谧的气质。大学,四季,每一天都是一首独特的诗,让诗风词韵盈满整个校园,每个人都是惊艳的。

品读诗词,传承气质,诗意人生。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71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