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外随笔(三)(四)
日期:2018-01-09    点击量:

 

编外随笔(三)(四)

/任火

 

(三)

做文章,须有几分霸气。霸气者何?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之父李格非有一段精彩的文论:“余尝与宋遐叔言,孟子之言道如项羽之用兵,直行曲施,逆见错出,皆当大败,而举世莫能当者,何其横也!左丘明之于辞令亦甚横。自汉后千年,唯韩退之之于文、李太白之于诗,亦皆横者。近得眉山《筼筜谷记》《经藏记》,又今世横文章也。夫其乃自得而离俗绝畦径间者,故众不得不疑。则人之行道文章,政恐人不疑耳!”此中的“横”实可作“霸”解。循规蹈矩,囿于窠臼,言人之所言,行人之所行,是断不能有传世之作的。霸,方能立九鼎之言,著百代华章。霸非蛮也。蛮者,卤莽愚蠢之行也;霸者,气吞山河之举也。无霸气,弗能遗世独立笑傲九天;无霸气,只会拾人余唾亦步亦趋。如此文章,实无异于文字垃圾耳!然霸从何来?余以为,非自视极高之人无有霸气,非有鸿鹄之志者无有霸气。自视极高,方有天地之大舍我其谁之概;胸有鸿鹄之志,则有力拔山气盖世之举。观古今中外,成大事之人,无不霸气在身。杜甫的“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霸气也;曹孟德疑古人与其暗合而焚《孟德新书》,霸气也;丁肇中所言“科学研究只有第一名没有第二名,第二名就是最后一名”,亦霸气也。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计天下利,求万世名,若无霸气,何堪以论?珍视自己,立志高远,睥睨万物,陵轹直前,何事不可成乎?

(四)

文章乃寂寞之事。寂寞者,鄙薄功名利禄而对宇宙万物有大彻大悟心灵处于绝对自由状态之谓也。非此,则无有盖世之文章。观古今中外之名人名作,便可知此言非虚。

科学论文亦是寂寞之事。它摒弃任何功利性杂念而以探求真理为最高且唯一旨趣。世人皆称羡诺贝尔奖金之巨荣誉之隆,孰不知真正的科学巨子对此却是极其淡泊的。居里夫妇面对金光闪闪的奖牌茫然不知所措,只好把它送给女儿当玩具。痴乎?傻乎?

然而,若要在科学的殿堂里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则非有此痴此傻不可!既献身科学,名何足道哉!利何足道哉!

学报乃科学天空之一角。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惟愿君献身科学,矢志不移,在科学的天空中发出自己的光和热,使学报永远辉煌!(作者系出版管理中心原主任)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71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