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春
日期:2018-01-08    点击量:

 

暖春

/中医学院 葛瑶

 

阳春三月,星期六的午后,一个人在宿舍待得有些无趣,站在窗口闻到外面空气中温暖热烈的气息,不如出去逛逛。

校园的午后总是温情的,三五对漫步的恋人,在稀疏的老叶子筛落的阳光下,进行着爱情,一个抱着书的男生匆匆进了打印店……外面是一条热闹的街道,大嗓门的小商贩和流动的人群,仿佛烧开了的水,有几分夏天的喧闹。

 

 

 

走过往日散步的小路,旁边的灌木丛现出点点新绿——原来已经发芽了!都发芽了啊!我有一种惊喜的快乐,走近了细细看,每一团未舒展开的小枝芽都像是绿色的花蕾,嫩嫩的小叶抱成一团。每一株,每一丛,都有成千上万的小枝芽萌发着,随着路延伸向远处,数不清,这是多么强大的生命力啊,有多少生命在迸发,这无尽的向上的希望,多么盛大的一场春天的宴会。

又逛向凤凰山公园,一进园,就听见喷水声,在喷灌草地呀,湿润的泥土的气息和青草的香味,浅浅淡淡,明显的刺激着我的鼻腔。顺着路向前,发现这里的树木有些怪异,苍绿深邃的,新发嫩芽的,也有光秃秃什么也没有的,这也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吧。荷花池还没有显出生机,但周围的人气已经很活泼,一群人坐着的站着的,围着中间有两人在唱歌,上了年纪但中气十足,笑语一片。向前有一段我十分钟爱的小路,十来米长,一米半宽,两旁是排列整齐的苍绿的高大圆柏,每次走过都有种走红毯的感觉。漫步小路,正对着去年和恋人一起坐过的那张长椅,此时正坐着另一对恋人,不知他们是否也赏过不远处那几树粉白杏花呢,开得多好,正是这光景。岔过另一边的小路,闻见有人在吹萨克斯《爱你在心口难开》,正中这春暖爱生的温柔情怀。朝下走走,看到一条少人行走的“小径”,陡陡的,坑坑洼洼,走个试试啊,小心翼翼的爬下来,一种我还有童心的感觉让我更加快活起来。诶,有人在练功夫,好厉害,不知道练的是什么,但觉厉啊。向前是曲折的园艺小路,有个男生正在给一位粉红上衣的女孩子拍照,在这个绿色城堡,她显得娇美又明艳,带着几分羞涩。走着,呀,那树枝顶端是只鸟!像是喜鹊或杜鹃,安稳地待在那,俯瞰全景。忽然有种奇妙的气氛蔓延开来,两位带着狗狗的路人相遇了,两方的狗狗们对立着,在默默的目光和时时的呜咽里互相观察,怪异又默契的似乎展开了交流,几秒后好像要打架又像是问好般开始走动,碰触对方,但主人们的交流却已进行完毕,说笑着各自开始招呼自己的狗狗离开,就这样,狗狗们像是纠缠,又不得不被分开了,我在中间与他们交错,不知觉被卷入这短暂又微妙的一幕。走出这片,前面就热闹开来,有乐队在演奏,活泼的曲子就着热闹的春意升华起来。另一边广场,有好几伙儿广场舞,人群是流动的分隔带,不时有人下场,又有人从这伙儿换到那伙儿,跳来跳去,随意地欢乐。我想,从上空看的话,一定像一池动荡的莲花。穿过沸腾的人群,广场边上又是不同的世界,一位大爷用支扫帚似的大毛笔在地上草书,字很好看,应该练过好多年,蘸水的笔迹随写随干,更添了一分神秘的意味。旁边是位带着音箱唱歌的大姐,“祝你平安,祝你平安,让那快乐,围绕在你身边……”

在歌声中逛出来,从靠近公园的一侧人行道往回走,望见那座小桥和亭子,这次未及走走坐坐,想起大一刚开学,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周末闲着出来逛,第一次到这公园,走过小桥,坐在亭子里漫漫悠思,一位婆婆也来坐下,问:“姑娘你穿这些冷不冷啊?”我笑着:“不冷呢。”“姑娘你哪儿人啊?”“东北?姑娘你多大啊?姑娘你住哪啊?姑娘你……”我打断她:“阿姨您知道这边有什么逛街的地方吗?”“有啊,百货大楼、万达广场、百货大楼啊……万达广场啊……百货大楼啊……”“好,我知道啦,谢谢您!”然后逃似的走了,不知道她还想说什么,也没说一句再见。此刻我好怀念她,善良温和的婆婆,身体还好吗?

过马路的时候,看见两位阿婆,一位年长些,一位稍年轻些,年轻的扶着年老的,慢慢的走在斑马线上,所有的车子都静静地等着。

过了马路是一所高中,教学楼上嵌着四个大字“止于至善”,我静静看着,第一次对这几个字有所感悟,内心洋溢的活泼热情,变得安详平和。

生活很美,世界很美。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61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