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的魅力
日期:2018-01-08    点击量:

 

聚会的魅力

/任火

 

感受沧桑

20145月初,当听说五连即将在唐山举行大聚会时,我的脑海里一下子闪现出一片青春的面容和身影。当年,当我离开兵团的时候,我没有想到有一天还能够和战友们再次相逢。我想,对大多数战友来说,当离开兵团各奔东西的时候,恐怕和我的感觉一样,觉得这辈子不知何时再相见了。但是,重逢就在眼前了!我不禁想到一句西方的谚语:“两座山碰不到一起,两个人总会碰到一起的。”40多年后,当我在唐山天悦宾馆迎接四面八方的战友时,我的眼前竟没有一张青春的面容!白发在我的眼前晃动,皱纹在我的眼前弯曲,腰身在我的眼前颤悠。人还是原来的那群人,只是没有了青春。我想象不到,当年的战友竟会变成这个模样,青丝变白发,转瞬到老年。在那一刻,我领略了沧桑,懂得了沧桑。沧桑是饱经风雨,沧桑是历尽磨难;沧桑是一杯浊酒,沧桑是一声感叹。聚会让你抚摸沧桑岁月,聚会让你感受沧桑之美。聚会,夕阳与朝霞的对话……

相逢一笑泯恩仇

在过去的岁月里,人与人之间难免有摩擦、冲撞,难免有磕磕碰碰、打打闹闹,严重的甚至构成伤害,在心里解下“梁子”,留下难以平复的伤疤。在聚会中,这些昔日的“死对头”坐到了一起,喝得痛快,笑得畅快,一切都没有了,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有的,只是这杯中的酒;有的,只是这紧握的手。看到这场景,我不禁想起了鲁迅的两句诗: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这两句诗还是在中学的时候看到的,当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四十多年后,我懂了。记得有一次和几个战友凑到一起,席间,一个战友对过去的事“放不下”,诉了几句委屈。话音刚落,几个比他还“苦大仇深”的战友立刻对他进行“义正辞严”的开导:“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总提他干啥?那时候咱们都是孩子,孩子是没有错和对的。啥也比不上我们的战友情!别忘了,我们总归是战友!”真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刹那间,法国作家雨果的名言在我耳边响起:比陆地大的是海洋,比海洋大的是天空,比天空和海洋都大的是人的胸怀。

感受不期而遇

聚会,尤其是大型聚会,有一个很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会忽然碰到多年不见却又总在惦念的人,在那一刹那间,你会感受到一种意外的惊喜。你会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人,在他的脸上寻找过去的影子。在这种寻找中,你会感叹岁月的悠长,感叹人世的沧桑。眼前的这个人,会勾连起一段难忘的往事。今天,当我听到有一个女战友也要参加这次内蒙聚会的时候,我感受到了这种意外带来的快乐。她,身材高挑,面色白皙,很漂亮的。我在连里和她接触不多,但对她印象很好。记得有一次我从那林陶亥去团部,正好与她同行。夏天,很热。走着走着,走到了二连的地界。忽然,从沙包子后面冒出一群女战士,她们嗷嗷地叫着,给我们起哄。我一下子愣住了,她们怎么这样啊!我身边的她很不屑地说:“别理她们,无聊!”我们就这样在那群女战友的嗷嗷声中向前走去。回到连里后,我们又没了接触。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音信全无。我不知道她怎样了。偶尔也听到一些关于她的情况,但都是道听途说,很模糊。我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四十多年了,在呼市聚会的时候,她还能不能认得出我……

展示人性之美

人性是恶还是善?这是一个古老的话题。孟子说,人性是善的;荀子说,人性是恶的;康有为说,人性就是人性,无所谓善恶。我想,人性还是有善恶之分的。有时候善,有时候恶。在不同的场合,就有不同的显现。比如,在评职称的时候,在贪婪的时候,在跑官要官的时候,在争名夺利的时候,人性就显出恶的一面、丑的一面。而在捐款的时候,在谦让的时候,在救死扶伤的时候,在赶赴灾区的时候,就显现出善的一面、美的一面。差不多每个人都有一个体会,就是聚会的时候,是人性善的时候。聚会中的人们展示出一种宽容之美、豁达之美、纯净之美、至善之美。人在聚会中真是集世间大美于一身。为什么呢?因为聚会不是职场、不是官场、不是名利场、不是斗兽场,而是精神的欢乐场、幸福的牧场。聚会,让人性之美尽情绽放!

都是兄弟姐妹

这几年,聚会几乎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内容,隔三差五的,大家就要聚一聚,享受聚会的快乐。但也有一个现象,就是有的战友总是“缺席”。一问,才知道,是因为自己觉得“混”的不好,不好意思前来,怕让人笑话。这,大可不必!聚会的一个可贵的地方就是,没有身份,没有等级。什么“局长”啦,“处长”啦、“经理”啦、“教授”啦,在这里统统没有了。有的,只是战友,只是同学。这里有最彻底的平等,这里有最原始的身份。人们就是奔着这个最原始的身份来的。聚会中,“混”的好的,没有了优越感;“混”的不好的,也没有了自卑感。因为,我们有一个不变的身份:战友、同学;因为,我们是心心相印的兄弟姐妹。

心灵的天堂

天堂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只觉得好像在遥远的、远离人间的地方。天堂是什么?谁也说不好。只觉得那是一个美好的地方、快乐的地方、幸福的地方。天堂是一个人们想象、向往的地方。谁也没见过,谁也没去过。在人们的想象中,天堂是一个没有争斗、没有憋屈、没有郁闷、没有罪恶、没有痛苦、没有虚假、没有荒谬、没有悲哀、没有肮脏、没有丑陋、没有卑劣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在人间似乎是不存在的。于是,人们就仰望天空。活着,却不能见到天堂,这是不是有点遗憾呢?是不是有点悲哀呢?难道我们就不能为自己建造一个天堂吗?难道我们就不能在活着的时候看到天堂的模样?于是,我们就开始聚会。聚会里没有痛苦,没有罪恶,没有丑陋,没有龌龊。有的,只是美好;有的,只是快乐。聚会,是我们为自己建造的天堂。来,让我们走进聚会,走向我们心灵的天堂……

(作者系出版管理中心原主任,1955年出生于山西翼城,1971年奔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1974年上北京钢铁学院,1977年被分配到河北矿冶学院工作,现已退休。——编者注)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61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