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外随笔(一)(二)
日期:2018-01-07    点击量:

 

编外随笔(一)(二)

/任火

 

(一)

身兼学报理工版和社会科学版的主编,很自然地就要对它们的风格、特点等进行一些比较。这种比较既有趣,又有助于深度的学术思考。比较的结果,可大致归纳如下:

都以学理性论述为本,以逻辑思维为基础,但是符号系统不同。理工类论文多是用特定的拉丁字母代表抽象的概念,用符号的组合来阐释命题,显得艰涩。社科类论文则多是用具有质感的文字做具象的表述,显得柔畅;

都在论述特定的问题,力图揭示某种客观真理,但是所研究的对象、范畴不同。理工类论文所描述的大多是独立于人之外的自然现象,所使用的语言沉静、客观,属中性。而社科类论文所描述的则是人不能与之剥离的社会现象,所使用的语言往往不够“中立”,激越、亢奋,张扬着人的精神,充满着人的情绪;

都在做理论证明,以求自圆其说,但是所采用的方法不同。理工类论文必有“实验”一节,用实验过程及其结果来证明所提出的理论是无懈可击的。而社科类论文则靠调查报告或有关资料或纯粹的理论运演,来证明自己的理论是不容置疑的。

……

在比较过程中,一个问题闪过我的脑际:做理工研究的起点是对自然现象的好奇,或是科学技术的某种障碍,而做社科研究的起点又在哪里呢?思考良久,竟无答案。及至某天,偶尔翻书,看到韩愈《送孟东野序》,不禁为之一震!幡然乎若有所得。文曰:“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其跃也,或激之;其趋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无声,或击之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然哉!谓予不信,请看:有资本家压迫工人之不平,乃有马克思之《资本论》,有地主压迫农民之不平,乃有毛泽东之《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有先进的社会制度与落后的生产力之不平,乃有邓小平改革开放、发展才是硬道理之理论……有了不平之感,便有了激愤与文思,便有了良知与责任;有了不平之感,便有了深沉的人性关怀与宽阔的文化视野,便有了坚实的立论基础与清晰的学理脉络。

社会科学研究的起点,即在社会的不平。舍此,其将不复存矣!

(二)

人何以为文?求名乎?非也。名之于人,弗可吃喝,实乃缥缈无定之物,求之何用?倘性喜出名,奢名如命,则求名之道多矣,而非为文一途,何必青灯黄卷,熬得形销骨立。求利乎?亦非也。亘古至今,未尝闻有以文获利者,倒是穷困潦倒饥寒交迫者比比皆是。偶有获利者,其利与金帛貂裘龙车凤辇相比,又何足道哉!

嗟乎,人何以为文!

“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其跃也,或激之;其趋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无声,或击之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

妙哉!鸣者,言也,文也。

文之于社会,必是祈民之所愿,哭命之所悲;于乱石荆棘处开辟通衢,于泪痕血污中绽放花蕾。

文之于自然,必是示人以未闻未见,启人以奥秘新奇;于天经地义中横生枝节,于完美无缺处罅漏补苴。

文者,不平之鸣也。心怀不平之事,方有为文之意,为文之人。舍此,岂有文事耶?(作者系原出版管理中心主任)

    (稿件来源:《华北理工大学报》20176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