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里盛开着紫罗兰
日期:2017-03-10    点击量:
  文/王静存(教授)


  在HC302教室的课堂上,关欣宜同学用英语朗诵本诗歌后,王静存教授(右)面向全班同学进行点评。


  让我们唱起来,跳起来,在这风儿陶醉的夜晚。我们歌唱在曹妃甸的大地上,我们舞蹈在太平洋的海岸。姑娘飘柔的长发呀在小伙子的胸膛上抚来荡去;小伙子深情的目光呀迷恋着姑娘花儿般的笑脸。啊,紫色的圆月从东方升起来了,那里面正盛开着鲜艳的紫罗兰。啊,让我们唱起来,跳起来,今日华北理工大学的年轻人!要是曹妃之灵看见我们,她在上天是何等惊羡!当年她也像我们一样年轻可爱呀,但她只能被紧锁深宫,跪拜在帝王的脚边。她眼里浸满着辛酸的泪水,哪看得见这美丽的圆月?这圆月中盛开的紫罗兰?让我们唱起来,跳起来!让我们踏上海浪,眨眼间飞到大洋彼岸。啊,这里的红日正喷薄而出啊,蜿蜒的河流正亲吻着绿色的大地。白绸子般的云彩正围着青山转呀,鸟儿正成双地在蓝天嬉戏。听!牧羊女正唱着甜美的歌:“太阳追着月亮,月亮追着太阳,太阳和月亮,是我们永远的伴娘。”啊,让我们唱起来,跳起来!当明天的太阳又升起来,我们又坐进教室里。像工人、农民一样,我们也流下汗水--无形的汗水。不过,且慢,当晚风又吹过来时,当蔚蓝的天幕上又闪烁起群星时,海浪的伴奏又响起来了。还是让我们尽情地唱吧!跳吧!姑娘飘柔的长发呀又在小伙子的胸膛上抚来荡去;小伙子深情的目光呀,又迷恋着姑娘花儿般的笑脸。啊,紫色的圆月又从东方升起来了,那里面又盛开起鲜艳的紫罗兰。
  以上是我为自己所任教的同学们写的英语口语练习材料,一首英语诗歌(现在发表的是本作品的汉语版)。上学期末,我布置给同学们以此进行口语练习,并建议他们中歌舞方面的佼佼者为之配乐,为大家演唱,活跃课堂气氛。作完此稿后,我交外教安托妮娅一阅,并请她提修改意见。安托妮娅是一位文学造诣颇深的美国英语教师,曾在美国发表文学力作(正为此,我才单找她看)。她表示很喜欢此作,并认同我的观点:目前的曹妃甸的确是个荒凉之地。但是,年轻人--我们华北理工大学的同学们--到了哪里,就能把热情和欢笑带到哪里;哪里就有了爱情,就变得春意盎然起来(即使是在冬天)。但是对于“月亮里盛开着紫罗兰”一句,她可是连连摇头,说:“紫罗兰怎么能生长在月亮里?只能生长在我们所生存的土地上啊!”我说:“这是一种文学表达方式,是作者的想象。根据我的想象,那紫色的圆月从东方升起来时,漂亮得就像里面盛开着紫罗兰。”她马上又摇头,说:“这想象有些离奇,让人费解。紫罗兰盛开在咱们立足的土地上,才合情理。月光下的紫罗兰同样更漂亮、更有诗意,还是应改为月光下盛开的紫罗兰。”我当然理解她的思维方式,但毕竟有些遗憾,只觉得相比之下,还是“月亮里盛开着紫罗兰”更抒我意,也更美、更有诗意。不过转念一想,也挺有意思:这么短短的些许文字,居然引出了中西文化的差异和中外文化交流中的互补问题。以上是我的原作。是否一定要修改,有待进一步考虑。
  我所任教的同学们真好!他们都很喜欢这首英语诗歌,以此练习英语口语非常认真。特别是,他们对我这个任课老师非常信任和友好。我每每走进教室,面对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从来都感到由衷的温馨和快乐。或者可以这样说,我之所以能产生创作这首诗歌的冲动,很大程度上是受了他们的热情的感染。值此我写此文之际,忍不住在心里说:“啊,我亲爱的同学们,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