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校园
日期:2017-03-10    点击量:
心理学院 睢金露
 初次见面的时候,我看着柏油路从校外延伸到学校里面,原谅我见识短浅,我竟觉得这路就是大学广阔天地的冰山一角,仿佛只是从这路里面,就能窥见学校的规模以及愿望。
  我至今觉得自己没有看错,越接触,就越能了解,无论是数目众多的操场或者建设完善的多功能厅,无一不显示着这现代化的校园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美好的前景。
  每个生活区内部连接各个宿舍楼的是宽广的步行道,每一块砖都细致错落,两旁的树并不高,秋日里也并不繁茂,但这不影响它显示出勃勃生机,类似于没人能否定幼儿的成长。晴天的午后,阳光温柔,也会有风,大的时候仿佛能把头发吹开,小的时候微不可觉,只能在错动的树影上或者轻轻摇晃的发尾觅见它的踪影,这样的惬意,仿佛是八十年代电影里才会配上的昏黄颜色,不灼眼,却温暖动人。
  如果晚上出行,有亮黄色的灯埋在树脚,自不是用来照明,照明的灯高立在道边,树脚的灯装饰多过实用,它们自下而上,照亮了整棵树,料想火树银花,就便是此景,这样的灯,静默在树脚下,好似星星结在地上,又或者是天上的星星也是这样的灯埋在太空;又会令人想起农村夏夜里燃起的趋蚊虫的火堆,那火光映在故乡人的眼中,也是如这灯光一般温暖的色彩。
  如果还有月亮,最好移步去院主楼的入口,门口的建筑是高高的石架,天幕低沉,仰头一看便是永恒,那冰轮承载了太多的情绪,也收获了无数文字,而在大学,这象征着自由与升腾的地方,月亮却给予我们冰凉的温柔,这温柔是只有在深夜中才能显露的抚慰,就好像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允许人们抛却力量,展露脆弱,晾晒在那漠视一切也包容一切的寒光之中,待到月落之时,所有心事该收起,新的太阳出来了,新的奋斗也该开始了。
  可能最让人诧异惊奇的是路边的林场里寂静盛开的鲜花了,她们据守在树边的一角,颜色绚烂却寂静美丽,如果是太阳照射,她们静默地接受阳光;如果是微风轻拂,她们也微摆裙角,接受风的梳蓖;如果有人偶然路过,被她们的色彩点亮眼睛,为她们的美丽称赞,她们依然静默着,不期待也不留恋。她们个子小小,仿佛因此她们的天地也广博了,所以放淡了自己,也不在乎名利,只剩唯美寂静地生存。
  我也曾经偶遇一块大石,应是新刻,却承载了一个科系的历史,曾经的过往和荣誉都铭刻在石上,以便后继者辨清自己的来时路,掌握自己的身后身。这石头又仿佛是华北理工大学的缩影,他历史长远,却又是新生,他生机勃勃活力无限,却有深厚的历史底蕴,这样的矛盾,这样的令人尊敬。
  而在这样的校园里,更有无数活力迸发、积极乐观的人。仍记得初到唐山便被周到地送到专程公交上领来校园,那时候迎新的学长学姐辛苦万分却又耐心百倍,他们付出的成果也如斯显著,让我们新生来校如归,华理的精神淋漓体现在他们的行动中,他们的行动也感染着后来人,是他们的行动让校园弯下腰身,亲切的接触我们,因为亲近所以了解,因为了解所以热爱,又因为热爱,所以信仰。
  我的大学校园是一个沉默者,它寡言稳重,默默地做事,无声地奉献。当我们长大,参透了时光的密语和生活的真谛之后,灵魂便栖宿在这里。
  当我缄默/不是因为苍老/而是智慧显现/我将归向何处?故乡?/不,我到灵魂寂静之所/我获得过沉默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