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胤:世上功名兼将相,人间声价是文章
日期:2016-09-22    点击量:
世上功名兼将相 人间声价是文章
——专访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王希胤教授
文/宣传部 戴国辉
在华北理工大学,有这样一个学院别具特色:它建院时间最短,2011年初静悄悄成立,没有掀起任何涟漪;它教职员工人数不多,但研究的却是顶尖科学,讲师都能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它校内名气不大,但墙内开花墙外香,在全省甚至全国声名鹊起……它就是颇具神秘色彩的生命科学学院。
古人云,时人莫小池中水,浅处不妨有卧龙。6月14日,唐山下了一场入夏以来降水量最大的暴雨,一举荡涤了飘浮空中的雾霾和连日的炎热。呼吸着凉爽清新的空气,笔者满怀愉悦的心情,专访了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王希胤教授。
功业逐日以新 名声随风而流
按照约定的时间,王希胤准时出现在会议室。这是笔者第一次见到王希胤,个头不高,头发已见稀疏,身材却很壮实。简单寒暄之后,谈话首先从不久前的基因组信息学凤凰城论坛开始。“举办全国基因组信息学凤凰城论坛非常高效,从筹备到胜利闭幕只用了两三个月时间,论坛效果和影响力大家都有目共睹。”王希胤语言朴实,有着作为一名学者的严谨。
5月13日,由生命科学学院承办的2016年全国基因组信息学凤凰城论坛在唐山万达洲际酒店召开。全国基因组信息学方面的数十名重量级专家齐聚凤凰城:中国科学院著名理论物理学家郝柏林院士、南京农业大学研究生院院长侯喜林教授、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副所长王晓武研究员、北京市计算中心生物事业部主任、中国生物工程协会副秘书长陈禹保教授……由地方院校承办的学术交流会,能有如此数量众多的国内基因界的“大咖”出席作报告,足以让人惊讶。单从这个方面讲,生命科学学院就已经出类拔萃、与众不同了。
2010年12月16日,学校印发红头文件,宣布成立28个教学单位,生命科学学院赫然在列。生命科学学院由原河北理工大学化学工程学院生物系、基因组学和计算生物学中心和原华北煤炭医学院生物系三个单位合并组建而成。
对于生命科学学院这棵“小树苗”,学校领导寄予了厚望。2011年7月21日,校党委书记张玉柱在学校第一届“双代会”第一次会议闭幕式上说:“一般来说,特色重点学科都是在学校发展过程中自然形成的。比方说原河北理工大学前身是矿冶学院,矿冶学科就是它的特色学科;原华北煤炭医学院的特色学科是预防医学,这都是历史形成的。但绝不是一成不变的,是根据各个学科发展情况和社会需求变化的。比如我校单独把生物技术拿出来,成立了生命科学学院,作为一个试验田进行重点扶持。”
对此,王希胤坦言,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综合性大学都有生命科学学院,而且有很多其它研究生命现象的研究机构。在这样的高速发展又高度竞争的领域,这个年轻的生命科学学院要想生存下来,并且达至一个在学科建设有影响力的生命科学学院,压力是巨大的。但是几年建院和发展的过程走下来,他越来越有信心、越来越坚定、觉得学院越来越有希望。
建院几年来,王希胤做的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延揽人才。人是一切事业成功的关键。目前,生命科学学院有专任教师45人,平均年龄40岁左右。近3年科研经费1200多万元,人均经费近27万元;承担国家级科研项目18项、省部级科研项目33项;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多篇发表于《科学》、《自然》、《自然——遗传学》、《美国科学院院报》、《基因组研究》等国际顶级杂志,荣获科研、教学成果奖22项,19篇论文进入世界相关学科排名最高被引论文百分之一,2篇进入千分之一,具有较高的国际影响力,在河北省独占鳌头。
古人云,天地生我而不能鞠我,父母鞠我而不能成我。成我者,夫子也。有了良师,才会有高徒。生命科学学院的学子是幸运的,本科阶段就参与了顶尖科学研究,并且小有成绩。2012级的学生刘晓建由于科研业绩突出,被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学院“提前预订”。同一年级的学生马雪莲跟着老师搞科研,今年被推免进入中国农业大学硕博连读。2013级生物信息专业的17名学生是该专业第一届学生,被誉为“黄埔一期”。在老师的鼓励下,同学们学习动力十足,全部拿下国家级、省级的大学生创新计划,人人都有科研项目,创造了一个奇迹。
绝顶人来少 高松鹤不群
2012年7月6日,校党委书记张玉柱在全校中层干部大会上讲话时说:“我们为什么要成立生命科学学院?就是有几个国内知名的甚至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的专家。”与会者都清楚,这“几个国内知名的甚至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的专家”的代表就是王希胤。
王希胤主要从事基因组信息学的研究,在棉花、高粱、白菜、油菜、甘蓝、西红柿、桑树等多种植物基因组测序的国际合作项目中,任比较基因组学分析的首席科学家或研究组组长。作为植物基因组信息学领域著名专家之一,他取得了多项突出的独创性成果,尤其在真核生物染色体数目减少理论、禾本科比较基因组学上做出了多项原创性成果。
“比如大猩猩有24对染色体,人只有23对染色体,染色体增加和减少的过程究竟是怎样的?”王希胤给笔者打了个形象的比喻,“每条染色体两头分别有两个端粒,就好比对鞋带两头的‘塑料箍’,起到稳定染色体结构的作用。当时我提出,两条染色体重组后会形成没有端粒的染色体和一个只包含端粒的小染色体。这就是以端粒为中心的染色体数量减少的理论和分子机制。在思考重要科学问题时,我常常睡不好。在一个不眠之夜,我突然想到了染色体是如何合并的,然后立即查询可能存在的直接或间接证据。那是我的一个‘尤里卡’时刻。”他在国际上首次明确提出以染色体端粒为中心的染色体数目减少的理论和具体的遗传学机制,对认识真核生物染色体进化和功能有极为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是染色体理论上的重大创新性成果,得到了遗传学奠基人之一芭芭拉·麦克林托克的嫡系弟子、美国科学院院士詹姆斯·伯驰勒的高度评价。
对待科研成果,王希胤一点也不吝啬。他把数学、统计学、计算科学、生物学等多个学科紧密结合,建立了植物基因共线性分析的软件和数据库,被世界上近100个国家研究人员广泛引用和下载,每年登录800多万次,成为国际上植物基因组学分析的重要研究平台。
在向笔者介绍自己的科研成果时,王希胤非常理解“圈外人”的苦衷,一直用通俗的语言阐述。笔者注意到一个细节,他的课件完全是英文版的。他的学生兼同事王金朋向笔者“诉苦”:“王老师的科研论文,大多数投向外国顶级杂志。所以,他一直坚持用英语写论文。用QQ和他聊工作,要求我们必须用英语。一开始还不大习惯,后来才逐渐适应了。王老师在美国乔治亚大学有兼职,每次从美国回来,时间都很紧张。他经常吃住在实验室,带领大家没日没夜地做实验。遇到寒暑假,实验也不能停,大家都不休息,即使春节也是如此。”另一位刚刚毕业的研究生李育先对此印象深刻:“我记得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宿舍,晚上一二点睡觉是常态。”
作为生命科学学院的“带头大哥”,王希胤近几年硕果累累: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发表在《科学》2篇、《自然》4篇、《基因研究》3篇、《新植物学家》4篇,第一作者论文17篇。作为首席科学家之一发表的论文6篇,被他引3300多次(止于2016年3月)。被引频次最高的是在《自然》期刊上发表的《高粱基因组和禾本科植物的分化》一文,共被引用943次。他还主持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项、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项,河北省自然科学基金杰青项目、百人计划项目、教育厅新世纪创新人才项目多项。
“当前,面对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我们参与了国家重点专项科研项目,正在筹划中国主要作物的云计算平台建设,为广大农业工作者提供一个友好的基因组信息学分析平台,让没有多少信息学分析基础的农业专家也能用这个平台进行基因鉴定和基因组分析,进一步为育种工作做出贡献。”王希胤信心满满地说。
立志欲坚不欲锐 成功在久不在速
1972年4月,王希胤出生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县的一户农家,父母都是普通百姓。他从小跟着父母下地干活,春种、夏管、秋收一个都不少。进入小学后,他活泼好动甚至有些顽劣的习性有了展现的舞台。“多年后有一次同学聚会,大家一致认同我是上课时最后一个‘蹿’进教室的人。”王希胤笑着对笔者说。
从小学到初中,王希胤的学习成绩始终不温不火,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太努力,上学总是迟到。1987年9月,王希胤经过中考,进入了滦县一所极为普通的榛子镇中学。随着年龄的增加,王希胤逐渐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这时,他善于总结、善于归纳、学习能力强的特点逐步显现。不太走运的是,1990年高考王希胤突然生病,结果发挥失常,高考落榜。他并没有灰心丧气,选择了复读。1991年高考,王希胤以理工科575分荣获全县状元,考进了吉林大学。“虽然比我低很多分的同学进了北大清华,我并不是特别遗憾;高中的学习生活和成绩带给我进一步学习和走向成功的信心。”
1991年9月,王希胤背起行囊,奔赴千里之外的长春,进入吉林大学数学系深造。大学期间,数学专业锻炼了他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全面客观看待问题的能力。他日后搞科研,就是把数学作为重要工具,通过统计数学模型的手段论证事物的发生。
1995年7月,经过四年的大学学习,王希胤扛起行李,回到家乡,在我校参加了工作。在随后的五年里,他几乎讲授过所有门类的数学,包括《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概论统计》《高等代数》等等,为科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一直有着一个科学探索的梦想,也一直对生物学有着浓厚的兴趣。2000年9月,王希胤考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信息学专业硕博连读。在北大期间,他如鱼得水,把数学上的一些优势和生物学相结合,学科交叉的优势在搞科研的过程中日益凸显。他还自学了计算机、自动化理论。在北大的五年,王希胤抓紧时间搞科研,其中编程序是重要一环。为了省钱,他跑到海淀图书城抄程序图书。到杭州调研期间,也常到外文书店抄程序书中代码。2005年7月,王希胤以6篇高质量的科研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并荣获北大光华一等奖学金,顺利结束了自己的北大之旅。
2006年2月,王希胤到美国乔治亚大学植物基因组图谱实验室做博士后研究。这是世界上最顶尖的植物基因组学研究中心,领导实验室的是安德鲁·帕特森教授。靠着勤奋和努力,三年后王希胤升任研究员,成为实验室生物信息学研究组组长,开始领导一个10多人、包含来自多个国家的博士后、博士研究生的研究小组。他从此经常担任多种重要经济和粮食作物基因组测序大型国际合作项目的比较基因组学分析首席科学家。
自是桃李树,何畏不成蹊。2016年6月17日,在我校2016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王希胤作为教师代表向全体毕业学子发表演说:“我特别强调持续快速的学习能力:面对工作或学习的新课题、新项目、新问题,要有能力利用网络、图书馆、朋友圈,在有限的几个小时之内,对这个课题、项目、问题背景做最可能充分的了解、理解、把握,并在稍长一点的时间内,基本成为专家,提出一种或几种创新性的见解或解决方案。这是新世界的要求,是在这样一个新世界走向成功的必然要求。”这不仅是一位师者对学子的谆谆教诲,更是他多年工作、学习的深刻体会和总结。
在生命科学学院的网站上,由王希胤亲笔撰写的《院长致辞》格外醒目,其中写道:路漫而长,上下求索。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爱国求索,至死不渝,然而他的伟大更体现在求索未知的热情。在《天问》中,他不断地大声提出心中的疑问:“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象,何以识之?明明暗暗,惟时何为?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圜则九重,孰营度之?惟兹何功,孰初作之?”如果屈夫子生在今天,或许会成为一位科学学者,甚至是一个生物学者。作为院长,唯有保持屈夫子那样的不断提问、不断求解、不断追求、不断进步,才能推动学院不断向前发展。
这也许是王希胤的真实写照,一个学者永不停步、不断进取的奋斗精神。(学生石千里、施宇青对本文亦有贡献)